品诗读人:为何李煜开辟词史篇章

  李煜能成为“词中之帝”还要感谢宋太祖兄弟。不经坎坷难成人,如果李煜昏庸无能地当一辈子皇帝,肯定就没有后来的泣血之吟唱。徐志摩虽无亡国之恨,但情感上的迷茫与不如意,以及梁启超在自己婚礼上的训斥,都是“再别康桥”最有力的催生剂。

  王国维说:“词至后主而眼界始大,感慨遂深。”李煜将难登大雅之堂的词引入上流社会,在他之前,已有温庭筠、韦庄等著名词人,为什么不是他们将“词”发扬光大?可见,李煜定有不凡之处。

  李煜一生阅历较为简单,皇子、太子、皇帝和阶下囚。他是亡国之君,他胸无大志,他怯懦无能,这与刘禅何其相似。但是,李煜昏庸却不平庸。笔翰文墨、丝竹管弦,这些高雅艺术伴他成长;再加上他六皇子的身份,按照一般顺序与皇位无缘,于是乎,养成了他追求艺术的至纯心灵。这,便是“词中之帝”的基础。

  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这首《虞美人》便是他的绝命词。正是三年之前,懦弱的他妄想降格求安,宋太祖一句“但天下一家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”才令他记起他的荒谬。宋朝向他要贡,给吧。宋围南唐,称臣吧,自己依旧生活便好。他过于软弱,淡淡的有些女子的感觉,世俗的标准,他不配为帝。但是,正是那优柔寡断,才有了对一花一树、一草一木的细腻情愫。他的性格,决定了他的命运。月笼轻纱,独上西楼,才有了泣血之吟唱。

《北京晚报》2011年2月20日

  自称钟山隐士、莲峰居士的李煜,不知人间疾苦,曾有过幻想当一个相望于江湖的渔人,不禁令人莞尔。据史书上记载,李煜曾言“思追巢许之余尘,远慕夷齐之高义”是他的理想与信条。舒袖缓舞,勾勒出的并非江山如画;幽微兰香,描绘出的并非金戈铁马。这,便是他的理想。在当时的权臣看来,必定是玩物丧志。但,有哪个成功的人从一开始就是被世俗所肯定呢?志不在于政,而在于性情。“词”的精髓便在于真性情。山木、怀乡、闺情是李煜之前的词风,文学价值并不高,李煜也曾受过其影响,书写过许多宫廷奢华之风的词作。但是,在经历沧桑、变故,再加上他所原有的心灵、性格、理想,真正的词史开篇便在李煜的亡国词曲中诞生。

  正是这些作品,令最真切的情愫涌进心灵。君莫问,朱颜改,独自凭栏谁与上?词,从这些深沉与真实中诞生。从李煜的心灵、性格与理想中破茧而出。李煜,开辟词史篇章,皆源于此。

  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