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“祭祀坑”还是“灭国坑”——三星堆祭祀坑献疑

  三星堆古文明遗址自1986年发现后,很快便蜚声海内外,特别是在所谓的“祭祀坑”中发掘出的大量青铜器、象牙、玉器、金面具等,更是震惊世界。发掘报告以《三星堆祭祀坑》为名,1999年由文物出版社出版。而2021年3月20日揭晓的六个“祭祀坑”,更使“三星堆祭祀坑”名噪一时。笔者曾两次参观三星堆遗址。对何以认定并命名为“祭祀坑”,大惑不解。故提出自己的看法,以求教于专家。

  据专家解释,之所以断定是祭祀坑,是因为在坑中发现的青铜器、玉器上有被火焚烧的痕迹。火烧物以祭神灵,这种方式可谓常见,在今民间仍然流行,这可以理解。但是,在所谓的“祭祀坑”中,还有水浇过的痕迹,这该如何解释呢?一般考古发现的祭祀坑,其所埋的多是人、畜、车马、生活用具之类,是供另一个世界的神灵驱使或应用的。而三星堆“祭祀坑”为何却出现了青铜神像、神树等,这些在先民心中都是神圣不可亵渎之物,为何要砸碎而埋之?因此笔者认为,与其说是“祭祀坑”,不如说是“灭国坑”,因这表现出的是一种国灭祀绝的迹象。

  也有学者提出过“亡国说”,但因证据不足,最后被否定。我这里则要从“灭国”概念说起。“灭”字本义即指灭绝其国。如《春秋经》言“齐师灭谭”(庄公十年)、“齐人灭遂”(庄公十三年)、“楚人灭弦”(僖公二年)等。竹添光鸿《左氏会笺》云:“《春秋》书灭者三十一,无非国者。”(辽海出版社2008年版第320页)《公羊春秋·僖公二年》:“虞师、晋师灭夏阳。”惠士奇云:“下阳,虢邑,当书虞师、晋师伐虢,取下阳。直书灭者,国之也。”(清陈立《公羊义疏》,中华书局2017年版第1079页)《左传·文公十五年》云:“凡胜国,曰灭之。”所谓“胜国”,谓为今所胜之国,即亡国,故杜预注:“胜国,绝其社稷,有其土地。”“绝其社稷”就是灭绝其社稷神灵,此皆“灭”本指灭国之证。

  “灭”字繁体作“滅”,亦作“烕”,《说文·火部》说:“烕,滅也。从火、戌。火死于戌。阳气至戌而尽。《诗》曰:‘赫赫宗周,襃姒烕之。’”拿阴阳五行来解释“烕”,显然不妥,故唐桂馨指责“许拘于汉儒五行之说”(李圃、郑明主编《古文字释要》,上海教育出版社2010年版第955页)。《经典释文·正月》引《说文》作“从火戌声”,但“烕”古韵在脂部,“戌”古韵在真部,显然也非“戌声”。

  考“烕”字当释为从火从戌,或从水从火从戌。“戌”甲骨文作,金文作,象宽刃兵器之形,如长柄斧子状。从戌表示征伐,当即《左传·襄公十三年》所云“用大師焉曰滅”之义。从火、从水,即以火燎之、以水淹之义。前者是武装杀伐,后者则带有宗教巫术性质。曹植《毁鄄城古殿令》云:“昔汤之隆也,则夏馆无余迹;武之兴也,则殷台无遗基;周之亡也,则伊洛无只椽;秦之灭也,则阿房无尺梠。”(赵幼文《曹植集校注》,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版第242页)并不是说夏之宫馆,商人就不能入住,而是觉得晦气,不吉利。《谷梁传·庄公十年》“三月宋人迁宿。”传曰:“迁,亡辞也。”说明宿国是被灭亡了,但为什么不言“灭”呢?原因在于“灭”有特殊的内涵。范宁注说:“经不言灭者,言灭则弑其君,灭其宗庙社稷,就而有之,不迁其民。”“弑其君”,就是“滅”字从“戌”之义,“灭其宗庙社稷”,则是“滅”字从水从火之义。在三星堆所发掘的所谓“祭祀坑”,水浇火燎之迹宛然,而且神器被砸,正是“滅”字本义之呈现。

  有学者以三星堆“祭祀坑”出现重叠现象,否定亡国之说,认为不可能在短期内两次亡国。其实亡而复复而亡,在上古社会是正常的,如春秋时宋的附庸国萧,《左氏春秋·宣公十二年》云:“冬十有二月戊寅,楚子灭萧。”说明萧已被楚灭。《定公十一年》又说:宋公之弟辰“入于萧以叛”。说明萧国曾灭而又复。何时复国,史则无记。只能说明这种情况是存在的。“灭国”从道德上讲,是一种恶行,因此为中国传统主流文化所否定。孔子曾提出“兴灭国,继绝世”的主张,希望国家之间能共生共存,而不是灭绝其种姓。《周礼·春官·丧祝》也说:“古者不灭国,有违逆被诛讨者,更立其贤子弟,还得事其社稷。”因此人们也避讳记载,我们也很难见到关于灭国行为的详细记载。只能从文字夹缝中窥探其信息。《周礼·地官·媒氏》说:“凡男女之阴讼,听之于胜国之社”,郑玄注说:“胜国,亡国也。亡国之社,奄其上而栈其下,使无所通。”这显然是带有巫术性质的行为,使亡国之神与天地之气相绝,永世不能复活。《礼记·郊特牲》《公羊传·哀公四年》《白虎通义·社稷篇》等,都有相同的记载。三星堆发现的坑穴,火烧水浇之后再埋起来,使其永不得见天日,也正是“奄其上而栈其下使无所通”之义。

  有人认为三星堆文化失传,人群不知去向。其实三星堆文化仍残存于三星堆当地。前面所引范宁注说得很清楚,要灭一国,他们的君主和神灵(宗庙社稷)是绝对不能留的,而土地和人民则可以占有,即所谓“就而有之,不迁其民”。因此三星堆王国的子孙,起码有一部分就在当地。他们的生活中还残存着先人的传统。在三星堆所在的四川广汉地区,有一种特殊的习俗。在汉族地区普遍流行的十二生肖之俗,在广汉地区则变成了十属相,即以甲、乙、丙、丁十天干为十个属相。此正与三星堆出土的九鸟神树相关。研究者认为,九鸟神树与《山海经》记载的十日“皆载于乌”的传说有关。九鸟代表九个太阳,栖于扶桑上,“一日方至,一日方出”(《大荒东经》)。因此树上常有九鸟(日)。所谓十日,就是甲、乙、丙、丁十干,商人以此记时。因此广汉地区属甲、属乙之俗,正是三星堆人崇拜太阳和以十干记年习俗的残存。

  

Comments are closed.